当前位置:首页 >> 戒毒指南 >> ”知错”就是带着悔恨坚持下去!
”知错”就是带着悔恨坚持下去!
2018/1/8 9:24:36   来源:华佑医疗   

 十一月中下旬,距离华佑武汉医院重装开诊快两个月的时候,我和同事再一次回到东西湖区张柏路。

 

 

 

初冬的天气有一丝阴冷,但住院区还是能不时听到热闹的谈话声,医护人员进进出出的忙碌身影也让人感到踏实和温暖。


 


医院一楼物质依赖轻症康复区(合成毒品)和二楼物质依赖轻症脱瘾区(传统毒品)内,住着这样三位戒毒患者:


33岁的冰毒成瘾者赵之明(化名,吸毒史11年),31岁的麻古成瘾者王小军(化名,吸毒史6年),以及54岁的海洛因成瘾者张朝为(化名,吸毒史15年),他们分别来自福建南平、湖南长沙和湖北孝感。


 


他们都是经朋友介绍来武汉自愿戒毒的。


赵、王是在家人劝说下、第一次到医疗机构里来寻求脱瘾,如他们所说,现在很多人有新型毒品依赖的年轻人普遍都缺乏戒毒意识,如果不是被父母、妻子等家人发现,而且慢慢工作、生活也受到很大影响,一般很难意识到应该来医院彻底断掉。


“觉得新毒是助兴剂,兴奋剂”、“没什么瘾,说停就停...”然而,“等你慢慢越来越依赖它,才知道一切都晚了!”从赵之明、王小军的口中,我们听到几乎相同的这样一段话。


(一)、

“坚持一天,就有一天的胜利”

 

 

赵之明(化名)第一次吸冰毒是在游戏厅,半夜两点,他玩游戏有些犯困,发小拿过来一个插管子的矿泉水瓶告诉他,“吸吸这个(冰毒)就好了,不过也可能上瘾的,你想试的话就试试。”思量过后,他还是接了过来。


这一小口,成了人生毁灭的开始...

 

此后,只要和发小相约打游戏,他们都会吸几口。


 

在毒品“助力”下彻夜的、没完没了的疯狂游戏中,赵之明(化名)体会到放纵的


“‘打渔’输掉了近几年做工程积攒的大部分钱,而且工作也断了,有一个月几乎没有任何收入...每天浑浑噩噩,吃饭、睡觉不在点上,和家人完全是颠倒的状态,近一米八的个子,体重却由原来的一百七变到只剩下一百四。知道吸毒是违法的,所以这几年一直是偷偷摸摸,害怕被抓到,玩了之后也不出门了...”

 

妻子当然发现他的各种不正常,关切和询问时,他都用谎话搪塞回去。时间一久,纸包不住火,秘密败露后两人无数次地“冷战”、争吵...


后边赵也答应了家里人不再碰了,但是最长只停了三个月,又偷偷开始吸。老母亲和妻子每每说起都是又哭又恨,只有父亲,一直默默理解支持他,劝着赶紧戒。

 

 

 

“知道这样下去不好,但心里有了瘾了,恶习也已经养成,很难回去。”赵之明(化名)边想边说,全程低着头,言语里的意思,就想表明千万别吸第一口。


 

“有些人认为吸这个玩意儿的人内心阴暗,觉得你成天在外面(吸得)逍遥快活,哪里有什么羞耻?其实人家自己心里怎么想的,你也不知道。” 


“挺痛苦的,家庭原因想戒,可害怕又戒不了,这种心情,很多人理解不来。哥哥有个朋友是在公安系统上班的,也告诫说:冰毒戒断凭个人是不行的,心瘾、圈子,这些都要彻底断。于是,推荐我来了武汉(华佑)。”推荐阅读新毒之王冰毒


看到床头柜上有摊开的一本书,我问他“在读么?”他回答:“才翻看了一点儿,心理医生说我有一些焦虑,告诉我试着慢慢调整心态,我想对自己有用,就借来看看。” “有一点儿心得吧,下午饭后再找耿(艳丽)医生聊聊。”

 

 


说到这次戒断的决心,赵之明表示:在医生的各方面辅导下,他有十足信心能够康复,而且最近几天妻子和女儿和他一直视频通话、鼓励他,女儿说等他病好了回家一起去游乐园玩,他非常感动。但是戒断后能坚持多久?他则坦言自己心里也存有疑问和害怕。“最怕受不住圈子引诱,发小是一个小区一栋楼住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这次等身体恢复后,他想带妻儿去国外待三年。但三年后回国是否依然能坚持,他又给自己打了问号。


我告诉他,三年是个不短的时间,他和家人都应该积极、辩证地去看待这个问题,要预见并努力实现自己的成长。“说到底,三年时间,足够一个人强化意念、纠正旧习了,只要你愿意的话。”他点点头,说自己明白了,“先坚持下去再看,坚持一天就有一天的胜利!”


(二)、

“赌”是万恶之源!


 

31岁的王小军(化名)自从食用麻古(一种冰毒加工品,主要成分为甲基苯丙胺、咖啡因后,就疯狂迷恋赌博,有时候一晚上就输掉好几十万。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不是因为吸毒,他现在应该也和他的几个同学一样,有房有车,开着路虎各处周游世界了。

 

幽默、反应快,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这是一个多小时交谈下来王小军给我的最深印象。他吸食麻古的时间量不多、跨度大,“第一次吸是五年多以前,当时朋友拿给他,“知道毒品各种不好,之前他们几次(劝吸)我都拒绝了。” “第二次用是在当时的一年后,再之后大概三四个月又用过一次,之后有将近四年没再用了。最近一年开始用得比较多,这次来戒之前已经在家停吸两个星期。”  


之所以最终“破垒”,他将原因归结为“心情不好”、“受了情伤。”24岁前他曾在部队当兵,退役后带正交往的女朋友回家,因为异地,父母亲没同意他们在一起。这是他所说的第一次“情伤”。后来是27岁时候,交往两年多的第二任女朋友跟他分手去了北京。两轮“分手”,对应着他最初两次的吸毒行为。

 

 


现在回想,他说自己错了,“当然有别的途径可以疗伤啊,沾上毒,不应该!”

 

毒品给他最大的影响有两个,一是沉迷于赌博,二是冷落、刻薄家里人

 

王小军的母亲告诉我:“自他频繁吸食麻古后,就开始了疯狂赌博。早出晚归,经常一连两三天不着家,输了钱就打电话回家要,最多的一回,一下子转给他二十一万。越要越多,后来就不给了,但是他又在外面借高利贷。直到有人告诉我,‘你儿子玩麻古,你们留意着点儿。’ ” 

 

吃惊之余,王母想到的是先不让儿媳妇知道,私下劝他戒毒。

 

有一天王小军大半夜回家,妻子生气和他说吵两句,他就打了妻子一耳光。结婚三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动手,而妻子正值六个月身孕。母亲听到动静后进来,见他“眼睛往外鼓、神情呆板”,刚一张嘴竟被吼骂。王母心头一紧,赶忙拉了儿媳妇到客厅,还没说什么儿媳妇就哭起来:“妈,听说他吸毒了!我和孩子怎么办?现在他赌也输很多钱...”

 

为了不让他再吸再赌,母亲和儿媳妇联合起来,限制他出门。不能去外面,王小军就用手机在家里玩,“吃饭的时候也不放下。好说歹说终于不玩了,答应好好上班,结果每天看他微信步数两百多,就知道没有去工作。”为了不被发现不被说,他朋友圈里拉黑了母亲。

 

“因为我和他媳妇总说他的缘故,他最‘恨’的就是我们两。清醒时你跟他说话两三个小时都正常,但要是用了毒品,每次说不到两句就发火,说我们要害他,甚至说过要杀我们、跟我断绝母子关系的话。”我问王小军记不记得自己说过这些,他低头笑得有些不好意思:“部分记得,确实挺可笑的当时。我们家那边有个人之前吸‘岔道’了,拿刀砍死了老妈,砍伤了妻子,这是真事,所以有时候也觉得后怕。”


“他爸爸有朋友在派出所的,说自己关在家没太大用处,等出去了还是照样吸,我们也去几个戒毒所看过,觉得环境不好,这才想到来医院。”  “人啊,不管你多优秀,家底多好,沾了毒就是一条不归路!” 王小军的母亲很认真地看着儿子说。

 

 


 

 

王小军是家里的独生子,从小家境优渥、父母宠爱,当过兵,做过销售也担任过培训讲师的他,口才一流,思维灵活,自认为属较聪明的一类人,“以前做房产销售的时候,几乎所有客户都愿意听我推荐,跟我下单,拿过好几次业绩冠军。如果自己去创业的话,说不定可以小有所成,当时和我一样起步的几个同学,都已经有房有车,开着路虎世界各地旅游了。”


对于毒品各种危害的认知,王小军说自己体会很深。“它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慢慢影响你。之前觉得想停就停,后边用多了,就跟抽烟一样,每天不来一点儿心里难受。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思维逻辑有些跟不上,口齿也不清晰,不敢开口跟别人说话,生怕别发现,尤其在面对客户时,所以慢慢业绩也就差了。”


“吸毒还有个假象,就是让很多人觉得记忆力得到了提升,事实并不这样,那只是在毒品的作用下,你的大脑、注意力都集中在一件事情上而已。”   

 

 

毒品怎样影响人的心智?王小军说:冰毒、麻古这类新型毒品,主要是造成心理的依赖,吸得时间越久,人就变得越自卑,会感觉自己比别人差一截,他们都看不起你;也害怕被人发现,所以慢慢地,很多人开始有意地梳理掉正常的圈子,而去靠近毒友圈子,因为别人没人跟你玩了,你只能跟「他们」玩。”

 

 

 

认识到位了,王小军这次在医院戒毒也比较顺利,他说自己学到几个很关键的防复吸诀窍:首先脱离毒友圈,其次有稳定的工作,最后有正常的作息外加账目清晰,“靠我自己实现是困难的,还要家人的监督和帮助。”

  

他说,这次出院后决定先陪妻、孩一段时间,然后再工作。12月中旬是他的生日,而妻子的预产期也在同一天,“希望可以在妻子孩子身边,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虽然之前也没尽到。”

 

 

(三)、

“海洛因难戒,但任何时候都别放弃!”

 

 

 

三十多岁在生意场上沾了“白粉”(海洛因)后,毒瘾就如影随形,使张朝为(化名)从年轻力壮的小伙,熬成了现在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老头。


十五年间,他戒毒七、八多次,没有一刻不想摆脱毒瘾,但是海洛因太难戒了,”一不小心又跌进丑恶轮回...”

 

因为海洛因成瘾,近十多年来,张朝为(化名)一直过着东躲躲西藏藏的日子。年轻时候搞养殖及房地产挣下的几百万积蓄花光了,而今他靠不时去工地干活勉强供给毒资和生活,身体越来越差,他非常希望能彻底戒断。


我坐在他对面,看见他一条腿一直不受控制地抖着。


这些年老张一直在为戒断做着努力,辗转北京、西安、杭州、湖北等地戒毒七、八次了,“不是效果不好,只因为出去后看见别人吸自己就忍不住。” 戒断最好的一回,他曾坚持有两年没吸,“当时也是在这儿(武汉华佑)治疗的,最近又一次没抗住‘ 栽 ’了。”

 

 

 

十多年前,为了帮他戒毒,家里人曾用绳将他绑在床上,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妻子因感觉他戒断无望,打掉已孕两个多月的孩子后和他离婚,所以直到现在,老张还是孑然一人。


一开始烫吸,后边东西买不到,为了省些毒资他学着注射。“以前每天吸一小份,花个一两百块钱,后边量增加到一克、两克,好几克,每天花费两千多块钱。”


“打针自己也害怕,因为以前的哥们儿有打针“过去”(死了)的。这玩意儿要命,我知道,但很多时候没办法,身体难受......” 


“每次戒断反应特别难受,像无数蚂蚁在爬、在啃骨头,浑身酸痛,时冷时热。”

 

老张说他来医院是真心想戒断,但是太难了,现在只能听医生辅导,一步一步来,“戒一次能好一点儿,循序渐进!


 


我问老张,对于今后的生活有何打算,他却突然掩面擦起了眼角:“没什么计划”,“能工作就工作”。这让我有些吃惊,转头心想,可能他是真的自苦:一个沾了毒的人,还能计划什么?悔也没有用,只有继续这样下去。


不过后边他还是说,“这次希望自己能好好表现,坚持得久一些。”我感到一点儿开心,送上鼓励和祝福给他。


其实,因吸毒而误入歧途的人,就像因其他错误选择而悔恨的人一样,只要开始努力改变,人生走向是可以扭转的。而且我们想告诉患者和家属,毒瘾能够戒掉,即便是被传“毒品之王”的海洛因。


“凭现在的医学,身体脱毒已经不是难事,而心里的瘾,只要戒毒者和家属配合医院的努力,也可以成功。”武汉华佑医院心理科医师李奉阳说。

 

 


十二月一个天气晴好的白天,武汉医院心理科组织全院患者进行“桌球大赛”活动,赵之明(化名)、王小军(化名)和张朝为(化名)也参与其中,他们玩得很开心,说希望出院后能将这种快乐继续。


>> 返回
在线调查
专家答疑更多
中国禁毒展览馆  626传媒 
国家禁毒示范教育基地 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影视中心
支持单位:强制治疗管理处 北京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 义务法律顾问:北京市华伦律师事务所 刘子华律师
©2014 626tv.com - 京ICP备13033354号-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