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戒毒指南 >> 一个K粉吸食者的救赎之路
一个K粉吸食者的救赎之路
2017/9/18 15:02:26   来源:一线希望   
一件全黑T恤还是遮不住有点胖的28岁小彭,浓眉大眼看上去很容易接近。在和医生聊起自己的故事时,还有说有笑,笑容充满感染力。


这是在康达戒毒治疗一个月后的小彭,而一个月前的小彭没有现在这般轻松,甚至可以说有点痛不欲生。


这个年轻小伙子早已结婚组建家庭,老婆聪慧漂亮,小日子幸福美满,谁都不会想到,他有7年的吸毒史。


错误的开始


工作上得到赏识的小彭,需要他处理的业务越来越多,需要他应酬的客户也只增不减,工作开始让他应接不暇,身体和内心都逐渐有了疲惫感。



不堪工作压力和病痛的小彭迫切想要放松,于是和朋友来到了酒吧找乐子。看到“朋友们”经常在酒吧围聚在一起,吸食一种白色的粉末,还会喝一种叫卡宴合欢液的奇怪饮料,吸完后就开始兴奋不已,话都说不清楚几句。


小彭强烈好奇起来,这些事情看起来这么刺激,貌似能让人忘记烦恼,急于释放心理压力的小彭在聚会时没能抵挡住朋友诱惑,也打算尝试一口。


而就是这一口,让小彭从此陷入深渊。


难以抑制的痛苦


小彭说,以前从没想过毒品会缠上自己,因为无知和好玩的心态,完全不知道自己当时和狐朋狗友一起吸食的东西就是害人不浅的毒品。这些害人的东西就是毒品K粉和新型毒品合欢液。



“打K”就像飞?是享受还是折磨?


刚接触K粉时,小彭就看见了彩色的幻觉,小彭觉得自己全身都轻飘飘的,又有一些微微发麻的麻痹感,自己的身体好像漂浮在空中,似乎飞翔了起来,还感觉到自己大脑莫名其妙地开始亢奋



小彭沉浸在这种不切实际的兴奋和幻觉中,难以自拔。


而这种感觉,只是毒品对大脑中枢神经所产生的毒害作用,通过损伤神经和脑细胞,让人出现错误的感觉,误以为自己的感觉和身体分离了,感受不到外界的其他刺激,并让人依赖上这种欣快感,产生精神依赖。


于是,每当小彭试图停止吸食K粉后,小彭都会有身体不适应的各种症状,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整天昏昏欲睡,除了睡觉什么事都不想干;上厕所次数增多,外出出差开车的时候,1个小时就要上1次厕所,但每次上厕所又上不出来,尿频尿少;头部有剧烈疼痛感觉,似乎有钻头在大脑中不停折磨自己


同时,合欢水带来的痛苦也不停地在敲打着小彭的身心各处。刚喝合欢水时,小彭还觉得这个饮料味道难闻刺鼻,喝下去还酸涩难咽,只喝了一瓶。随后没多久一瓶已经满足不了小彭。


滥用药物的耐受性远比想象可怕


只有加大饮用量才能感觉到相同的兴奋感,每天一瓶变成了每天三瓶,吃饭前后、上厕所、睡觉前,都忍不住要喝,否则就会晚上失眠睡不着,哪怕不睡觉只闭上眼睛想要休息眼睛养神,但眼睛还是会控制不住想要睁开,通宵到第二天。


心中总有憋闷感,感觉心里堵塞了什么东西,呼吸不顺畅,怎么做也不舒服;手快速颤抖,握不住东西,没有力气;一走路就会大量出冷汗,身体发虚,不能走路


双重的毒品煎熬,让小彭精神接近错乱,日常的生活都无法正常进行。于是小彭只能被迫辞去建筑工作,改行成清闲的办公室行政工作,同时小彭也无奈失去了在事业上的晋升与发展。


滥用成瘾在家能自己戒掉?


小彭决心自己在家戒除毒品,先是晚上毒瘾发作睡不着时,疯狂抽烟来转移注意力,但没有成效,依然是一整个晚上毫无睡意,睁着眼睛意识清醒地开始第二天,并且新的一天里一点都没有困的感觉,陷入病态兴奋。


接着,小彭又尝试用大量喝水的办法替代吸毒,可是毒瘾还是没戒除,小彭的情绪变得焦躁不安,在家又吵又闹,对父母亲忍不住暴怒发脾气,不受任何人控制,被毒品变成一个陌生可怕的残暴男人,身体被摧毁得更是严重。



这让小彭年迈的父母亲,还有深爱小彭的妻子都心力交瘁,无奈之下,家人决心将小彭送进医院治疗。


但小彭前前后后去了三家医院,都没能改善小彭的状况。


在医院与保安因为小事起冲突,一言不合就打架,还拔掉输液针头不配合治疗,声称是因为有人要谋害自己,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让人不能理解,精神情况越来越糟糕。


原本让人艳羡的青年才俊,就这样折损在毒品手中。


终遇转机,重获新生


在家人辗转求医过程中,小彭被家人送来了湖南康达进行戒毒治疗。检查后,医护人员发现小彭吸毒后的幻觉、幻听已经非常严重。


小彭的精神症状让自己、亲友苦不堪言。


远离家里,在医院的封闭环境中,还能听见没在身边的哥哥和嫂子在自己的耳边告诉他,老婆出车祸了,认为真实感很强烈,完全不认为这是幻听。


总是和医生、护士反复述说自己没有吸毒,说自己精神是正常的,是家人杀了人才陷害自己,把自己关在医院不能出去,完全陷入了自己臆想编造的妄想幻觉故事中,整天疑神疑鬼,认为总有人要谋害自己。


总能不断听见有陌生声音在教自己怎么逃出医院,听从幻听的控制,想尽千方百计问人借电话后,在没有东西的手中把空气当小型电脑点来点去。


认为保障安全的保安,还有所有的医护人员,都是和家人合伙一起来抓自己的坏人,没有正常判断能力和常识,被迫害妄想症和偏执非常严重,每天都活得很惶恐惊慌。


专家会诊,探讨有效治疗方案


考虑小彭有严重的幻觉、幻听等精神症状,除了中西医药物治疗外,还安排心理医生对小彭进行科学、系统心理辅导,给小彭制定了个性化的心理治疗方案,让小彭除了身体戒除,更要从心理上脱毒戒断。


整个治疗过程中不允许夹带任何毒品,以采取全封闭的环境的方式隔绝外界毒品诱惑,生理上脱毒。


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小彭回想当初,觉得仿佛一场梦。现在的小彭对自己的状况很满意,和过去形同两人,消除了精神症状,现在睡得甜吃得香,成了医院里著名的每天吃饭最积极的病人,减肥跑步怕是要再多加一个小时了。



作者:普及毒品知识的康达君 l 游丹妮

编辑:小匪

校对:张文龙

>> 返回
在线调查
专家答疑更多
中国禁毒展览馆  626传媒 
国家禁毒示范教育基地 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影视中心
支持单位:强制治疗管理处 北京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 义务法律顾问:北京市华伦律师事务所 刘子华律师
©2014 626tv.com - 京ICP备13033354号-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