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 这条跨省制贩毒品通道,交易从不以克计,而是以“条”
这条跨省制贩毒品通道,交易从不以克计,而是以“条”
2018/1/24 9:11:12   来源:方圆   

 2017年11月2日,山东省烟台市检察院官方微信发布信息,披露了烟台市“2·24”特大贩卖毒品案的相关情况,该案的多名被告人经烟台市中级法院一审后分别被判处死刑及无期徒刑。至此,这个跨省的特大毒品贩卖团伙彻底覆灭。

 

这个团伙成员中既有公司经理,也有普通打工仔,是暴利的毒品让这些不同职业的人走到了一起。他们分工明确,既有上线、下线、中间人,也有负责运输的司机,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贩毒链。他们不远千里多次从广州购买毒品运回烟台市,只为满足暴富的美梦。他们自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却不知一张天罗地网早已铺展开来。(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深夜枪响,警方拉开缉毒大战

 

2014年4月11日凌晨2时左右,港城烟台依然沉浸在夜晚的寂静之中,只有偶尔疾驰而过的一辆辆汽车提醒着人们这座城市还有一群未眠人。在沈海高速河套店收费站,一辆风尘仆仆的黑色轿车正急速驶入缴费通道。

 

开车的是徐小军,旁边坐着的男子叫卢小强,他们从广州贩毒后正趁着夜色赶回烟台,这也是他们本年度第4次从广州往烟台贩毒。

 

相隔千里,一路风尘。从广州到烟台2000多公里路程,几乎纵贯大半个中国。相比前几次,此次贩毒非常顺利,但太过顺利反而让贩毒多年的卢小强心生警惕。两人在开车的过程中不断地走走停停,观察是否有警察跟踪。

 

此次交易的4公斤冰毒和1000余粒冰毒片剂已经藏在了汽车的某个隐蔽之处,但卢小强还是没敢合眼,一直警惕周围的情况,眼看就要进入烟台市境内了,这一路的忐忑终于略微平复了下来。或许真是多虑了,夜幕之下的乏力与疲惫不禁涌上卢小强的心头。

 

夜色苍茫,暗流涌动。殊不知,烟台市警方早已在前期摸排的基础上获得了卢小强一行人的踪迹线索 ,一早就调集了多个警种70余人,在烟台周围的所有高速出入口布下了天罗地网,设置了立体式包围圈,通过设卡堵截的方式,确保卢小强等人在控制范围内,一旦经过,绝不漏网。

 

 

 

徐小军将车开到缴费窗口,就在收费员准备提示驾驶员减速时,徐小军突然感觉到情况异常,惊慌之下,徐小军猛然加速车辆冲开栏杆,往前逃窜而去。这时,一声枪响,暴冲车辆的左前玻璃被子弹击碎,一名警察从埋伏之地冲了出来,想通过击破的玻璃进入驾驶室控制驾驶员。徐小军看到警察突然出现,更为慌张,但他马上明白了情况,“反正我是要死的,要死大家一起死”。他疯狂加速猛踩油门,车辆拖着警察跑了10多米。(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寒光急闪,天网已布。无论如何,绝不能让毒贩逃掉。见状,该民警一枪打中徐小军左肩,与此同时,另外一名伏击在侧的警察一枪打爆了汽车的右前轮胎,使车辆滑行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民警们一冲而上,将两名嫌疑人抓获。

 

紧接着,警察从两人的车中查获白色晶体4包及红色圆形颗粒1包。事后,经烟台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检验鉴定,该4包白色晶体均检出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成分,红色颗粒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人赃俱获。

 

“我开了2000多公里,竟然就一直没发现有警察跟着,真的是太佩服你们了!”在戴上手铐的那一刻,卢小强惊叹地说。

 

抓捕行动势如破竹,随后2天时间内涉案的其他5名犯罪嫌疑人陈鑫鑫、鲁小林、宋大光、李文华、李华强先后落网。至此,烟台市“2·24”特大贩毒案随之告破,一条危害巨大的跨省制贩毒品通道被警方成功摧毁。

 

巧遇“花姐”,小毒贩喜从天降

 

卢小强,外号“阿强”,他虽然是山东烟台市人,但经常居住在广州,一直以贩卖毒品为营生,多年下来,他在广州当地也结交了不少“毒朋贩友”。在这些人眼里,卢小强有门路又活络,出手的货也是质优价廉,能从他手里拿货都大有可赚。

 

对于卢小强来说,贩卖毒品是他最重要的经济来源,也是他“发家致富”的捷径。依靠多次贩卖毒品,卢小强在广州买了房,娶了媳妇,还找了个愿意伴他左右的情人孟某。

 

但贩毒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2014年以前,卢小强一直在一个叫谭聪的广东番禺人那里“拿货”,不巧的是,谭聪2013年8月因涉嫌贩毒被河南警方抓获。联络的单线断了,就意味着财路断了,卢小强开始着急了。而这时,一个女人的出现,让卢小强喜从天降。

 

这名女子叫陈鑫鑫,家住广州市番禺区钟一村,因浸淫贩毒行业许久,熟悉她的人都会敬称她一句“花姐”。“花姐”也是谭聪很早就认的“干姐姐”。2013年底,谭聪被抓后托人传话给陈鑫鑫,称一个叫“阿强”的人仍欠他8万元毒品钱,请求“花姐”帮他要回来。不久,陈鑫鑫便找到了卢小强。

 

起初,陈鑫鑫对卢小强称,谭聪的“货”都是从她那里拿的,让卢小强直接把欠谭聪的钱给她。但此时的卢小强因毒源断了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哪里有钱给陈鑫鑫?更何况谭聪现在已经被抓,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谁还吃饱撑的再去还这笔钱?”于是,卢小强便对陈鑫鑫说,他欠谭聪的钱只能直接还给谭聪或者谭聪的父母。卢小强这样说,一是不想坏了“圈内”的规矩,二是想稳住陈鑫鑫,日后慢慢把这笔钱拖黄。

 

陈鑫鑫早已看透卢小强的心思,不出所料,卢小强一直没有将钱还给谭聪的父母。见此,陈鑫鑫便再次找到卢小强,并质问他为何还没把钱给谭聪的父母,卢小强感觉这次拖不住了,便向陈鑫鑫和盘托出自己的窘况:因为谭聪被抓,自己的货源断了,手头资金也格外紧张。卢小强还问陈鑫鑫是否有可以拿货的渠道。令卢小强喜出望外的是,陈鑫鑫当即表示,自己可以给他联系货源。

 

“我当时想借卢小强找我要货的机会,让他把钱打过来,货不给他,用这笔钱顶卢小强欠谭聪的账。但我后来没这么干,还是帮他介绍买了货。”到案后,陈鑫鑫向警方回忆当时的情景。

 

通过几次接触,卢小强了解到,陈鑫鑫在圈内的地位比谭聪还要高,她的上家据说就是制造毒品的头儿,通过她可以拿到一手货源,甚至她还可以顶替上家工作。(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自从攀上“花姐”这条线后,卢小强觉得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自己的财运来了。

 

物业经理,以贩养吸入毒圈

 

很快,卢小强便联系到之前经常对接的下线——鲁小林。鲁小林,外号“俊哥”,是烟台市某区一家物业公司的经理。也是这贩毒团伙中,唯一有正当职业的人。在朋友眼里,鲁小林为人豪爽,出手大方,且有一定的地位,属于“在社会上混得开”的成功人士。

 

但在风光的职业下,鲁小林还有另一重身份——毒贩子。自从前几年沾染上毒品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后来索性直接和卢小强做起贩卖毒品的交易。徐小军是鲁小林的跟班小弟,烟台市本地人,平时主要给鲁小林开车,没事的时候鲁小林就会叫上徐小军及几个朋友一起“溜冰”,并在“溜冰”的过程中相继认识了本案涉案人宋大光、李文华等人。

 

对贩毒的事,鲁小林也曾犹豫过。尤其之前因一起故意伤害案进过看守所,囹圄之苦让他记忆犹新,想想也有些后怕,但没钱的苦也让他揪心,思来想去,他准备“干一票大的”就收手。但人的欲望,有时就像脱缰的野马,易放难收。

 

鲁小林与卢小强取得联系后,便开始着手准备去广州买毒品的事。毒品暴利,众所周知。第一次干这样的事,鲁小林觉得除了新鲜刺激外,内心还有一些按捺不住的激动,甚至为了此行,鲁小林购买了一辆新款比亚迪商务车。

 

2014年1月,鲁小林让徐小军开着新车,拉着自己及宋大光、李文华等人南下广州找卢小强购买毒品。到了广州之后,卢小强热情接待了他们,并如约进行了交易。

 

就在返回烟台之际,鲁小林的新车却因挂着假牌子被广州警方扣留了。

 

若想把车提出来,则需要一段时间。然而,人能等,但“货”不能等。卢小强直接从广州某租车公司租赁了一辆黑色雅阁轿车,让鲁小林、宋大光等人开车带着“货”先回烟台。

 

交易完毕后,鲁小林心里一直惦记着被扣在广州的新车,为了拿车,也为了再次取“货”,鲁小林等人很快开启了第二次南下广州进行毒品交易的行程。

 

2014年的除夕夜,万家团圆的日子,鲁小林等人为了牟利,全然不顾家人的感受,开着之前租来的黑色雅阁轿车奔赴千里之外的广州。为了拿回自己的新车,鲁小林这次在广州逗留了十多天的时间,但事与愿违,虽然经过多方努力,他却始终没有把自己的车要出来。

 

因为鲁小林之前涉嫌故意伤害的案子需要开庭,烟台市警方通知其马上回烟台。鲁小林只能坐飞机从广州赶回烟台。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刚下了飞机,就被警方直接带走并送进了看守所。

 

第二次交易完毕后,卢小强不得已,只能又从一家出租车公司租了辆车让其他人开车带着“货”回到了烟台。(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而此时在看守所的鲁小林,担忧的就不仅仅是新车被扣这一件事了。

 

数量惊人,毒品论条不论克

 

 

该案中,陈鑫鑫与卢小强、卢小强与鲁小林等人之间的毒品交易最大的特点就是数量巨大、利润丰厚。他们每次交易从不以克计,而是以“条”(毒品交易中的黑话,1条相当于1公斤)来计,每次交易少则三四公斤,多则五六公斤。

 

2014年的1月初,卢小强第一次联系陈鑫鑫取货。当时鲁小林等人来到广州后,先将与宋大光凑的16.5万元给了卢小强,卢小强自己又拿了6万元共22.5万元,按照之前与陈鑫鑫商议的4.5万元“一条”的价格来进行交易。

 

卢小强先在广州番禺罗家村附近的路边给了陈鑫鑫2万元的现金,而后当天晚上又在附近一家酒店房间内给了陈鑫鑫5万多元的现金,并承诺剩余的钱将通过银行转账过来。

 

陈鑫鑫也联系上自己的上家罗某,并将罗某的银行卡号发给卢小强,让其将尾款转到该账户。罗某看钱到账后,便通知陈鑫鑫于当晚在广州一天桥下交易。

当天晚上9点多钟,罗某现身,并将一个布袋子给了卢小强,里面装有5公斤冰毒。

 

随后,卢小强便与鲁小林、徐小军、宋大光等人一起连夜开车,将毒品从广州运回烟台市某车行内。卢小强在这里倒手以5.5万元的价格卖给鲁小林1公斤、宋大光2公斤,卢小强自己留了2公斤。(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2014年1月底的一天傍晚,卢小强将自己的其中1公斤毒品分两次,加价以共10万元的价格,在烟台市区某歌房停车场内卖给了一名叫小磊的毒贩。

 

而剩余1公斤的毒品,在不久之后,也被卢小强加价后以1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鲁小林。卢小强手上冰毒卖完后,便直接坐飞机回了广州,开始他新的交易。

 

在具体交易中可以看出,上游陈鑫鑫以4.3万元每公斤的价格从上家购买冰毒,然后以4.5万元每公斤的价格卖给卢小强,从中赚取每公斤0.2万元的差价;而中间人卢小强转手就以5.5万元每公斤的价格卖给其下家鲁小林等人,从中赚取每公斤1万元的差价;后由鲁小林等人再加价以150至500元每克不等(即每公斤约15万元至50万元)的价格卖给各自发展的贩毒者或吸毒者。

 

在短短的四个月之内,卢小强等人4次南下广州,购买冰毒、麻古等各种毒品20余公斤。他们开车将毒品从广州运回烟台后,一部分自己吸食,剩下的大部分全部加价出售,并从中赚取丰厚的利润。据统计,除了毒贩小磊外,先后有20多人从上述人手中购买冰毒吸食或再贩卖,严重损害了他人的身体健康,也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危害后果。

 

开车运毒,打工仔以身犯险

 

该案中,人员分工明确,陈鑫鑫主要充当供货的上线,负责提供毒品;卢小强一方面充当中间人,替下线联系陈鑫鑫购买毒品,另一方面又贩卖毒品,从中赚取差价;鲁小林等人或充当下线,或负责运输,或负责贩卖。除了真正的卖家、买家、中间人,李华强是他们中唯一因涉嫌运输毒品被抓的人,也就是说,这群涉事人当中,李华强是唯一一个打工的人。

 

李华强是烟台本地人,和卢小强既是老乡,又是高中同学,毕业之后大家各奔东西,甚少有联络。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两人偶然相逢。2012年,李华强带女友去广州游玩,卢小强热情接待了他们。一来二往,两位老同学的联系渐渐多了起来。

 

2013年9月,卢小强从广州回了一趟烟台市,并约李华强见了一面。当时的李华强并没有想到,这次见面改变了他的一生。

 

在两人闲谈的过程中,卢小强提出想让李华强跟着他干,主要帮他从广州运输毒品回烟台,并承诺每趟给予他1万元的好处费。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李华强觉得自己已近不惑之年,却一直没挣到钱,也没什么好工作,看到卢小强给自己开这么高的酬劳,便一口答应了此事。(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2013年的10月,李华强接到卢小强的临时通知去广州。李华强便以自己名义去烟台市某租车公司帮卢小强租了一辆轿车,连夜拉着卢小强和他的情人孟某去了广州。达到广州后,两人在宾馆门前完成了毒品交易,交易完毕,两人就直接开车返回烟台。到了烟台后,李华强在一练歌房附近的宾馆开了个房间,并把毒品放在房间里,然后把卢小强送回了家。

 

就着连夜赶路的疲惫,李华强觉得自己的上下眼皮在不停地打架。但为了以防万一,李华强还要回到宾馆看护着毒品,并负责给卢小强联系好的下家送货。这次李华强跟着卢小强去广州共运了4公斤冰毒回烟台。事后,卢小强按约给了李华强1万元报酬。

 

2014年3月初的一天,李华强再次跟随卢小强从烟台出发去广州拿了4公斤冰毒,这次卢小强给了李华强2000块钱的好处费,并给了他100克冰毒折抵剩余费用。但令李华强没想到的是,不久他就作为本案的最后一名嫌疑人,在自己家中被民警抓获,他也将为自己这一万多元的酬劳付出惨重的代价。?

 

法网恢恢,涉案者黄粱梦醒

 

该案的成功侦破不仅摧毁了一个盘踞烟台市的贩毒网络,而且还将其位于广东的毒源上线成功打掉,彻底切断了一条跨省的毒品贩卖通道。该案的犯罪嫌疑人也悉数被抓获。

 

处理此案时,几位团伙成员流下了悔恨的泪水,贩毒吸毒不仅毁了自己的一生,也给自身家庭带来了难以弥补的伤痛。如果不是被贪念迷住了心智,或许他们正和家人其乐融融地在一起。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自己选择的道路就要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2017年11月2日,烟台市检察院官方微信发布信息,对该案进展情况进行了披露:该案经烟台市检察院审查并提起公诉后,烟台市中级法院一审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卢小强死刑;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陈鑫鑫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鲁小林、宋大光、李文华、徐小军无期徒刑;以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李华强无期徒刑。此外,各被告人均被依法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文中涉案人员皆为化名)

 
>> 返回
在线调查
专家答疑更多
中国禁毒展览馆  626传媒 
国家禁毒示范教育基地 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影视中心
支持单位:强制治疗管理处 北京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 义务法律顾问:北京市华伦律师事务所 刘子华律师
©2014 626tv.com - 京ICP备13033354号-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