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 大毒贩“零口供”企图脱罪,公检联合固定证据将其送上法庭被判处死刑
大毒贩“零口供”企图脱罪,公检联合固定证据将其送上法庭被判处死刑
2019/6/19 23:46:52   来源:检察日报   

贩毒团伙被打掉后牵出毒品上家,上家被捕后企图通过保持沉默脱罪,却被公检联合固定证据,将其送上法庭。近日,该案毒品上家农子壮被四川省广安市中级法院依法以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至此,这起历时近3年、涉案海洛因超过2公斤的毒品大案落下帷幕。

毒品贩卖死灰复燃,顺藤摸瓜牵出大案

2016年,广安市公安局禁毒民警经过分析禁毒工作平台数据发现,广安境内的海洛因吸食和零包贩卖死灰复燃。经初步摸排发现,这些海洛因固定来源于毗邻的南充市,公安机关立即立案侦查。

经侦查发现,这些海洛因基本都来自于一名叫任建华的女子之手。任建华在“职场”中“名声好”,而且是出了名的“品质高”“不断货”。因此,公安机关认为海洛因源头在省内的可能性不大,很有可能来源于云南、广西等边境省份。

为彻底切断毒品网络,公安机关选择暂不收网,而是顺藤摸瓜,力争找出“上家”。经过秘密侦查,发现了以苟坤和为首的3人贩毒团伙。此后,广安市公安机关于2016年6月在某高速路收费站及南充市内分别抓获3人,并在其中1名犯罪嫌疑人的背包内查获海洛因2098.7克。

漏网之鱼浮出水面,保持沉默企图脱罪

3人到案后,除苟坤和拒不供述外,其余2人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经勘验苟坤和的手机短信,查询其银行交易明细发现,案发期间,苟坤和多次转账数万元至一个名为农子壮的银行账户。另外,在其手机中还发现一段通话录音,内容主要为讨论毒品交易金额。通话对方在该手机的通讯录中被储存的名字为“胖子”。据此,公安机关将农子壮列为网上追逃人员。2016年8月,农子壮被警方抓获并移交至广安市公安局。

同年10月,广安市公安局将本案向市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承办检察官杜勇彪审查后认为,虽然苟坤和零口供,但根据同伙供述,及其他证据相互印证,该团伙3人具备起诉条件。

但农子壮到案后拒不供述,现有证据仅有其在银行取款的视频,不能证明苟坤和手机中的“胖子”就是农子壮。杜勇彪立即到看守所对农子壮进行讯问,希望能够找到新的证据。但在多次讯问中,农子壮消极应付,很少说话。杜勇彪反复听苟坤和的通话录音,并想办法收集农子壮的只言片语,认为农子壮和“胖子”是同一人的可能性较大,但仍然难以找到直接证据,审查起诉工作一时陷入僵局。

兵行险着欲擒故纵,公检联合固定证据

“证据链难以形成,难道就只能这样放过农子壮?”多次往返看守所都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杜勇彪心中很不甘。“如果能将农子壮的声音与手机录音进行对比鉴定,案子就真相大白了,可是声音检材又如何才能取得?”杜勇彪将案件提交检察官专业委员会讨论,并提出了他的设想和疑问。

“由于他的案子目前证据不足,不具备起诉的条件,我们可以给他作个不起诉决定。趁他放松警惕,旁敲侧击地问个材料,顺便录个音……”一位多年从事一线侦查工作的检察官建议道。

方案一经提出,立刻引来在场检察官们激烈的争论。“这个方案存在巨大风险,如果农子壮在释放当天仍不肯发出声音怎么办?”“就算取材成功,并且鉴定出来农子壮和‘胖子’是同一人,如何保证释放以后农子壮能够再次顺利到案?”“但如果不用这个方法,始终无法证明农子壮和‘胖子’之间的关系,无法起诉,最终还是只能释放农子壮呀!”一时间相持不下,于是检察官们对案件再次进行全盘梳理,并综合分析了农子壮的性格特征。最终还是决定采纳上述方案。

杜勇彪当即与侦查人员会商方案细节。一方面联系鉴定机构,明确对比检材要求;另一方面要求侦查机关主动联系农子壮常住地公安部门,在鉴定意见作出前,密切关注农子壮动向,确保其能再次顺利到案。

2017年5月,杜勇彪按照鉴定要求,在农子壮被释放当天取得合格检材。同年7月,鉴定意见显示,苟坤和的通话录音与检察机关取得的检材声音来自同一人。8月,农子壮被再次抓获归案。

2017年11月,苟坤和被该市中级法院以运输、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苟坤和提出上诉,并在看守所向检察官表示愿意供出毒品上家。据苟坤和供述,其毒品全部来自农子壮,且手机录音中的“胖子”就是农子壮。

方方面面的证据都指向农子壮,2018年2月,该市检察院对农子壮提起公诉。同年8月,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今年4月,农子壮被以贩卖毒品罪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来源:检察日报 

>> 返回
在线调查
专家答疑更多
北京矫治戒毒  中国禁毒展览馆  626传媒 
国家禁毒示范教育基地 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影视中心
支持单位:强制治疗管理处 北京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 义务法律顾问:北京市华伦律师事务所 刘子华律师
©2014 626tv.com - 京ICP备13033354号-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