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 落马之后再吸毒,“处长”人生路上的第二次沉沦
落马之后再吸毒,“处长”人生路上的第二次沉沦
2017/10/9 14:25:42   来源:一线希望   
程华山

他从农村走来,一步一个脚印,凭借精湛的业务能力一路顺风顺水,38岁便是某厅正处级官员,一直是领导器重、同事羡慕的人,可是,40岁那年因为受贿案发,落马,消沉了一段时间后,他又东山再起,开公司,做工程,跑项目,业务做的风生水起,谁知道一不小心染上了毒瘾,53岁因为吸毒被送进高墙,在南湖戒毒所进行强制隔离戒毒…

光着脚丫子上路,农家娃走进高等学府

1964年春天,阿强出生在皖东某县偏远的农村,这个村庄地处在两县交界处,属于平原地区。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是,这里没有山也没有水,这里人多地少,每家每户就靠着几亩薄田,靠着种粮卖粮维持生计。

阿强从记事时起,家里就十分拮据,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情况时有发生。有时候只有等到过年才能吃上大肉,穿上新衣,这样的环境里出生的孩子,自幼就能很直观的体会到生活的艰辛。作为家里的长子,他很小的时候就能感受到父母的不易。

相比于家庭的贫困,自幼一直影响和折磨阿强的却是当时家乡父老落后的观念,这些记忆尤为深刻。比如家家户户重男轻女,为了生个男孩,不惜一切代价,生了再生,传承香火甚至比填饱肚子还重要。还有就是当地民风彪悍,说民风彪悍其实就是没有法治观念,个人之间、家庭之间、宗族之间,无论大事小事,一有纠纷和不愉快就大打出手,这种野蛮的血腥的打斗场面,从那时起就在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小小年纪的阿强就自幼就发誓,长大后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

展开剩余85%

当时,作为一个农家孩子,想走出农村唯一的途径就是读书。但是,那个年代的农村,读书、上学是件奢侈的事情,首先,当时农村的整体氛围是不注重读书的,很多农村孩子过早就参与农活,并且以农活做的好为荣;其次,家家都穷,没有余钱余粮供孩子读书。在这种环境下,阿强想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着实让他费尽周折,首先他必须保证他的成绩在学校名列前茅,这是基础,这也是他和父母谈条件的基本砝码;其次,放学放假期间,他必须按部就班地干农活或者照看年幼的弟弟妹妹,而且必须做的更好、更卖力,以博取父母、亲友的好感,获得情感支持。就这样,在自己的坚持下,他除了学习,就是回家劳动,一路从小学到高中,他一直都是学校的尖子生。

功夫不负有心人,贫寒家庭终于飞出了金凤凰,1983年,19岁的阿强,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离家100公里的省城某重点大学。那个年代大学生少,大学毕业生供不应求,何况还是重点大学的大学生,毕业那年,经过几番权衡,他最终舍弃了外地的大城市的工作,选择留在离家比较近的省城某厅机关。

仕途顺利私欲膨胀,春风得意却身陷囹圄

作为专业技术人才,到了机关,势必要靠过硬的专业技术打开局面。大学几年学到专业技术知识很快便发挥出了优势,那时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步伐正在不断加速推进,全省系统内的建设项目也是四面开花,建筑专业毕业的阿强更是忙的不可开交。一上班就跟随领导全省各地出差,调研指导规划系统内的所有建设项目。

虽然专业知识在系统内首屈一指,但是系统内各下属单位分布在全省各地,各地有各地不同的地形、地貌,各单位有各自单位不同的情况,这些都需要不断熟悉和研究,于是,每到一地,他都细心收集资料,每次出差回来都背着一包资料回来,闲暇时候就开始认真钻研学习。有人说成功只需要10000个小时,阿强用自身的努力证明了这一点,不到三年时间,阿强对全省系统内各单位、各地情况,各地中长期规划、基建项目运作情况了如指掌,当然这期间所付出的努力,别人是无法体会的,只有他自己清楚。当别人在吹牛的时候,他在办公桌前认真工作;当别人下班回家了,他还在办公室加班;当别人谈恋爱、约会、吃饭、喝酒的时候,他在宿舍埋头看资料。

付出总有回报,努力就能成功。很快阿强就成了系统内的专家了,他撰写的论文陆续在全国获奖,他的调研材料总是得到领导的赞赏,经过他论证的项目总能很快通过审批顺利开建,许多项目后来都成为了系统内的样本,引来全国各地同行前来学习。短短几年,阿强就成长为单位里的顶梁柱了,随之而来的就是职务升迁,他用了短短的十二年时间就从一个办事人员升为正处级。对于一直以来以钻研业务技术主的阿强来说,职务的升迁、权力的集中让他一时很难理性对待,很快就飘飘然起来…

权力是把双刃剑,善用者,为民谋福祉,且体现自身价值;滥用者,则伤及群众利益,殃及政府公信力,并把自己送上不归路。阿强就是后者,他开始频繁出席各种宴请,原本只是清清爽爽的业务合作方或者是被管理方,几杯酒下肚就是变成了好朋友。随即而来的就是抹不开面子、挡不住人情,好朋友的事,不得不关心、关照。阿强一度认为,帮助别人,然后接受别人的感恩和馈赠是理所应当…

殊不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03年案发,阿强因为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年纪轻轻、春风得意的时候,突然落马,跌进人生的谷底,这时他才幡然醒悟,可是为时已晚。

2008年,阿强从消沉中走出来。毕竟人生路还长,毕竟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年幼的孩子,还是需要他出来干点事情。

泛舟商海风生水起,染毒魔跌落无底深渊

学建筑出身的阿强,还是从自身专业出发,干起了建筑。这期间阿强经历了家庭破裂,揣着口袋里仅剩的45块钱,他一点点从基础干起,帮别人打工。后来有了一定的资金积累,他另起炉灶,开起了自己的建筑公司。

一年之后,他的公司渐渐踏入正规,承接的项目越来越多。2013年,也是阿强的公司业务蒸蒸日上的一年,这一年的春天,也是政府采购比较集中的季节,阿强连续几个月制作竞标资料,不断参加招投标项目。有时候连续几天不能休息,身体严重透支,但是不得不坚持,因为多承接一个项目就多了一笔收入,所以不能放弃。

就在这期间,阿强的驾驶员小刘,一个一直隐藏在阿强身边的瘾君子,露出了狐狸的尾巴。有一天深夜,小刘突然带着冰壶来到阿强的办公室,让一直加班的阿强吸一口提提神。阿强之前没有接触过冰毒,对毒品的认知也就是媒体上看到的海洛因、吗啡等,而此刻异常疲乏的他认为小刘叫他吸的只不过类似香烟类的制品,经不住多次劝说,阿强就吸了几口。吸过之后,先是有点晕,后来整个人变的很亢奋,精神饱满,疲惫感顿消,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接下来就是连续开标,连续中标,业务量不断增加,工作越来越繁忙。原本以为第一次吸毒就这样在忙碌中会逐渐淡忘了,可是稍微闲下来的时候,他就特别想回到当初吸过之后那种亢奋状态。虽然此刻他也意识到这是毒品,经过查询,他也知道了这是冰毒,但是,毒品就是魔鬼,有了第一次之后,它就一步一步缠住了你,让你欲罢不能。就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又多次叫来小刘…

毒魔总是让人一步一步坠进黑暗的深渊,自控力再强的人也摆脱不了。吸毒一开始对阿强造成的影响是性情的变化,他的性情逐渐变得暴躁易怒,在工地经常无端的和工人发脾气。回家之后,无端的和再婚的妻子发脾气,甚至对蹒跚学步的儿子发脾气。起初,妻子并没有警觉,只是单纯地认为在外面工程太忙、太辛苦所致。时间一长,妻子就开始暗中关注他,一次,终于在家附近的宾馆抓了个现行。

妻子一怒之下想要报警,阿强一下子跪倒在妻子面前,求妻子给他一次机会,以后再也不吸了,并发誓戒毒。其实,对于毒魔染身的人来说,这只不过是个随时随地张口就来的谎言,阿强并没有就此停止吸毒,只不过是,利用出差期间吸毒,三五天之后,等“毒劲”消退之后再回家。从此,阿强出差的次数越来越多,其实一多半的出差只是到外地找个宾馆住下,继续吸毒…

前程被再次斩断,强制隔离戒毒盼重生

时间来到了2016年,这一年,阿强的公司遭遇了一个挫折,公司里一个最信任的合伙人,卷走了1000万,然后就人间蒸发了。虽然这些钱不至于让他破产,但是着实让他的事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寒冬。

那一个月里,他天天泡在工地上,指导工程建设,稳定公司员工和工人情绪。这一个月里,是他吸毒最厉害的一个月,几乎就没断过。说是稳定员工的情绪,其实阿强因为频繁吸毒,连自己的情绪都稳定不了,常常是自己的暴躁易怒引来同事们的安慰,更可怕的是,吸毒让他产生了幻觉,总感觉有人在耳边说话,有人要谋害他。好在公司里员工都是跟随他多年的老员工,没人知道他吸毒,但是,都知道公司目前的困境,都理解并原谅他了。

转眼来到了2017年,公司渐渐又恢复了元气,又开始阔步前进了。此时的阿强,在毒魔面前已经越陷越深,即将坠进黑暗的谷底…

2017年3月13日,阿强在宾馆吸毒被抓,这一天,距离上一次吸毒才仅仅两天。很快,阿强便被送进了安徽省南湖强制隔离戒毒所强制隔离戒毒两年。

刚到戒毒所,阿强的表现是心高气傲的,他自认为曾经是处长、公司老总,不把民警放在眼里,更不把同戒的学员放在眼里。面对这种情况,入所队的民警了解了他的情况后,多次找他谈话,希望他放下“身段”,端正心态,到这里来的人,都是戒毒学员,没有其他身份;到这里来的人,两年只做一件事,彻底戒毒。

入所体检时,检查出阿强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病患,其中大多数疾病,都是吸毒造成的,南湖医院的医护人员有针对性的为阿强进行治疗。医护人员的精心呵护加之民警的科学教育管理,让阿强渐渐走出毒魔的阴影,回归到了真实的自我。

经过了急性脱毒期,阿强被分配到丹山大队二中队继续接受康复期戒治。这几个月里,阿强经过认真反省,深刻认识到了毒品的危害,其实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毒品对他神经系统的摧残,他自己没觉察到。直到后来案发,爱人前来探访,爱人的讲述,以及爱人听到公司员工知道他吸毒被抓后的议论,他才知道自己居然在毒魔的绑架下做出过那么多的荒唐事。他渐渐体会到毒魔的恐怖,作为一个年过半百、自认为定力很强的人,依然拜托不了它的诱惑。阿强这才意识到,如果这次不被强制隔离戒毒,任由自己这样下去,接下来在毒品的摧毁下,自己注定万劫不复。

在戒毒所失去自由的日子里,阿强才得以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人生。他想到依然在农村年迈的父亲,依然在农村种地的弟弟妹妹,已经成年的女儿,还在上小学儿子…因为毒魔的纠缠,这些年他都无暇顾及这些至亲的亲人。同时,他感谢这次强戒的机会,把他从黑暗中拉了回来,让他重新回到光明里。

(为保护当事人及其家人隐私,文中人名、地名、单位名称均为化名。)

(作者单位:安徽省南湖强制隔离戒毒所新闻中心)

>> 返回
在线调查
专家答疑更多
中国禁毒展览馆  626传媒 
国家禁毒示范教育基地 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影视中心
支持单位:强制治疗管理处 北京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 义务法律顾问:北京市华伦律师事务所 刘子华律师
©2014 626tv.com - 京ICP备13033354号-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