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宣传 >> 建设网络禁毒宣传教育平台的思考
建设网络禁毒宣传教育平台的思考
2017/11/9 10:33:55   来源:禁毒圈   

 当前,互联网对社会生活的渗透和影响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31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3.2%。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人群的占比提升至95.1%,各项指标较2015年同期均表现出较快增长,而且互联网还在向更高、更深层面扩张它的影响。近年来,我国侦破了不少网络吸毒、网络贩毒、网络取经制毒的案件;与此同时,也有不少省市禁毒部门在网上建设了禁毒宣传教育的平台。为深入探讨网络禁毒宣传教育平台功能设计等内容,本文分别选择了打击网络涉毒违法犯罪和借助互联网开展禁毒宣传的两个比较典型的案例,通过对案例进行分析,以期厘清互联网对禁毒工作的影响,并对借助网络开展禁毒宣传教育提出一些建议。


一、互联网逐渐成为涉毒违法犯罪的“市场”和“讲堂”


2011年,公安部组织31个省市开展了打击网络涉毒违法犯罪专项行动(以下简称831专案),破获了一个利用互联网站视频交友平台进行聚众吸贩毒的特大案件。共查获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员12125名,破获制贩毒案件496起,打掉制贩毒团伙144个、吸毒窝点340个、制毒工厂22个,缴获毒品308.3千克,查获枪支34支、子弹355发,该案涉案地域之广、人数之多,均是建国以来的首次。

 

 

 

自2011年之后,公安部几乎每年都组织大规模的网络扫毒行动。但从历次网络扫毒专案及相关媒体报道中不难发现,互联网正在逐渐成为教唆涉毒违法犯罪的“市场”和“讲堂”,网络涉毒行为的蔓延,使我国毒情形势更为复杂。


(一)利用网络进行涉毒违法犯罪“市场”已经形成


831专案既不是公安机关查处的第一起利用网络进行的涉毒违法犯罪的案件,也不是最后一起。在此前后,相关的报道还屡屡见诸各媒体。截止到2016年底,公安部共组织了6次全国范围的网络扫毒行动,每次均有突出的战果。2016年组织的两次网络扫毒统一行动,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1 万名,缴获毒品10.8 吨、易制毒化学品52.1 吨,带破其他各类刑事案件529 起,清理删除非法涉毒信息1.2 万条,关停取缔涉毒网站、栏目1721 个,关停涉毒通信账号10223 个,将2万余名虚拟帐户和1396个网站列入黑名单。上述情况说明,吸贩毒人员已经把目光投向了隐蔽性强、查处难、容易达到群聚效果的网络。


我国登记在册的393.1万名吸毒人员中,35岁以下青少年占总数59.3%。在以往公安部统一组织的6次网络扫毒行动中也发现,利用网络交流吸贩毒经验,特别是交流吸毒经验的,大多是文化程度较低、无正当收入,且缺乏家庭约束的青少年。这个人口特征,正好和我国滥用合成毒品的人员特征相吻合。除了在网络上聚众吸毒外,网络扫毒行动还打击了通过网络贩卖吸毒和制毒工具、贩卖毒品部分案件,这些形象都说明互联网正在形成涉毒违法犯罪的“虚拟市场”,禁毒部门必须对网络虚拟空间的吸贩毒行为进行密切关注,并积极寻找解决对策。


(二)互联网还被利用为教唆部分人群涉毒行为的“讲堂”


根据2016年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公布的情况,我国互联网发展已经从广泛转向深入,不同社会群体在资讯获取、休闲娱乐、电子商务,以及交流沟通等方面,都呈现出对网络越来越强的依赖。


互联网在社会的资讯交流表现出更快节奏和更高效率,与报纸、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体相比,体现出更强的信息实时性、互动性、开放性和渗透性。据调查,84.3%的网民认为互联网是最重要的获取信息渠道,48%的网民对互联网的信任程度比电视高。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给网络媒体带来了重要的发展机遇,使其在社会领域所起的作用逐渐增大,并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公众对信息的获取越来越依赖网络媒体。这样的依赖性,也使互联网被不法分子利用为教唆涉毒行为的“讲堂”。在搜索引擎输入吸毒聊天室,就会出现众多相关的链接和视频,从这些视频可以发现,这个虚拟空间已经成为部分人群交流吸毒心得、传授吸毒行为,甚至传播购毒途径的重要空间。网络的跨地域、跨空间的特殊环境给了毒品传播非常活跃的土壤,但一样也给了禁毒宣传非常广阔的空间——毕竟,涉毒违法犯罪的传播还需要一定的隐蔽性。

 

 

 

 

(三)互联网推广应用效果惊人,但打击效果不理想


全国相关省市在打击网络涉毒违法犯罪案件中都普遍遭遇了相似的问题:一是网络信息与实际情况不完全对应,情报信息复杂多变且落地难,降低了综合处置率;二是视频聊天室的数据和信息的不完整,直接影响打击力度。此外,公安机关也不得不面对一个尴尬的现实:对网络涉毒案件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但是打击处理及震慑影响效果不对称;违法犯罪人员利用网络重建类似网站的投入门槛很低,并且可以利用技术调整选择更隐秘的方式和渠道——这是互联网高速发展时代给尚未有完善应对措施的毒品治理工作带来的新课题。[1]而831等系列专案向我们更加直接昭示的,是互联网在推广应用和示范效应方面的惊人能量。


二、借助互联网开展禁毒宣传的优势


2014年6月,广西壮族自治区禁毒办运用网络媒体在全区乃至全国范围开展“微直播·广西禁毒好声音”系列禁毒宣传活动。这次活动在新浪网、广西新闻网和红豆社区等平台组织了微访谈、微直播、健康生活随手拍和禁毒知识刮刮乐等系列活动。新浪网数次将活动专题推上首页,全流量覆盖6亿新浪用户,最终活动专题浏览量达到3000万,独立IP点击量超过了640万;广西新闻网在首页持续推出禁毒宣传网络专题,并制作专题视频直播;红豆社区发布官方活动贴文以及活动高清图集,发布连贯性活动新闻报道,在广西各城市论坛的专题浏览量均超过万,可统计活动关注人次达到13余万次。在为期十天的“健康生活随手拍”和“禁毒知识刮刮乐”活动中,共吸引了超过385万的网民关注和参与,使整个“广西禁毒好声音”活动的宣传面和参与度空前高涨,达到了广西禁毒宣传史上前所未有的影响力和覆盖面。随后的2015年,国家禁毒办、共青团中央、中国禁毒基金会也联合发起了互联网禁毒宣传活动。


 

 

通过网络开展禁毒宣传,既让组织者发现了互联网在推广资讯方面的惊人能量;也使所有禁毒工作者认识到,禁毒部门已经到了必须抢滩互联网平台开展禁毒宣传时候。[2]


(一)便于借鉴各类网络模式的亲民性,赋予禁毒教育新活力


如果禁毒宣传以单调枯燥,或是长篇累牍、人云亦云的文字展示,就难以在社会群体中完成教育和推广。因为对于大多数人,尤其是青少年而言,对“被教育”和“必须接受的教育”往往会在意识里有抵触情绪。但来自博客、微博、微信和论坛/BBS等自媒体平台的内容,由于其标题或内容的原因能吸引网民主动阅读,所以容易被大众接受。基于互联网的禁毒宣传教育如果能灵活地运用网络传播模式和充分考虑网络文化的特点,其禁绝毒品意识的传播、推广也将获得更好的效果。[3]


易中天在《百家讲坛》用简单直白的口语生动讲解枯燥、生僻的历史知识,唤起人们对历史学的兴趣,这样的做法很值得禁毒部门学习和思考。武汉大学周光明教授解释“易中天现象”时说,易中天以其的学术基础造好了一列火车;电视媒体让这列火车启动;而网络则使其快速奔跑。网络可以使原本只在学院内传承的精英文化,充满活力地走向社会大众;也一样可以使停留在小册子、书本上的禁毒宣传教育内容,以更强的生命力推广和传播。


(二)便于吸引更多群众积极参与禁毒预防


目前我国的网民中,手机网民规模达6.95亿,网站总数为482万个,103家微博客网站的用户账号总数已达12亿个,比较活跃的用户账号超过1.4亿个。如能有效发动这些资源参与禁毒宣传,将可以获得意想不到的显著成效。


以打拐为例,虽然公安机关多年来在打拐中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但社会关注度甚微。于建嵘教授发起“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微博后,热心网友纷纷把自己遇到的乞讨儿童拍照发到微博,形成强大的舆论传播力量,并吸引了传统媒体的跟进与关注。“微博打拐”的成功经验使我们意识到,群众并不缺乏参与公益事业的热情,而且还蕴含着巨大的能量。网络上每个微博的应用者都可能是信息传播的活跃分子,如果能活用“微博”等新媒体的传播工具,引导活跃“博主”积极参与禁毒宣传教育,势必会让更多的群众积极参与禁毒,禁毒宣传也将会有更广阔的空间,发挥更巨大的潜力。


(三)网络禁毒宣传平台对特定群体更具有针对性


青少年吸毒的原因主要有好奇心理驱使、家庭环境影响、个人交友不慎、追求时尚产生认识误区等等。对于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单纯说教还有可能使毒品产生“禁果效应”,并对禁毒宣传在心底产生抵触。解决青少年吸毒原因的难点在于,如何让处于叛逆期的青少年主动接受禁毒教育?

当前,青少除了身边的同学朋友,接触得最多的就是网络。在网络上开展禁毒宣传教育,宣传人员可以弱化年龄和身份特征,容易获得青少年的信任,可以避免面对面产生的隔阂;也可以通过网络做工作,减轻吸贩毒人员在网络上对青少年的拉拢和腐蚀。


(四)网络禁毒多样化的形式可以使教育面得到更大延伸


虽然我国新增网民向低龄、高龄人群渗透比较明显,但学生依然是中国网民中最大的群体,占总数25%;个体户/自由职业者构成网民第二大群体,占总数22.7%;企业/公司中管理人员占总数14.7%。网民结构特点,使网络禁毒宣传教育不仅能覆盖禁毒宣传一贯开展较好的单位、学校、社区,也将能覆盖老人、个体户和自由职业人群,特别是农村网民等以往宣传工作较少关注的群体。[4]


(五)可以有效组织网络松散的公益性、自助性群体,形成统一合力


近几年,已经有部分热心人士借助网络开展禁毒宣传,并形成一定影响;天涯论坛、百度贴吧等网站上,也有曾经的瘾君子建的社区开坛痛斥毒品带来的危害;一些网络原创小说以描绘吸毒后的丑恶对毒品进行控诉和抵制;还有些团体也有意识地在网络上开展禁毒宣传。但这些禁毒网络宣传由于相对孤立、缺乏组织和联系,也没有形成连贯性和持续性,所以影响还非常有限。如果建立互联网禁毒宣传教育平台,就可以把这些群体有效地组织起来,成为网络禁毒宣传教育的中坚力量。


三、建设互联网禁毒宣传教育平台的思考


(一)平台需定位准确


网络禁毒宣传教育并非简单地搭建一个门户网站,然后机械地在网站上罗列各种新闻、毒品知识;也不需要像公安门户网站要具备警情通报、警务公开等诸多功能。网络禁毒宣传教育平台应该包括官方宣传主页和官方在门户网站开设的论坛、微博、QQ群,还包括有多个热心禁毒宣传的网络活跃分子(微博大V)以个人名字开的微博。平台建设后,平时发布消息主要以宣传主页和官方论坛、微博、Q群为主,个人微博随博主意愿自由转发;有重要宣传议题时,则官方和个人要根据宣传需要,同时发布有关信息。对于参与禁毒宣传的个人微博,可以考虑官方认可后,协调门户网站授予“禁毒志愿者”勋章;如有必要,还可以考虑给予一定经费支持。

禁毒宣传教育平台要在“广泛、深入”的毒品预防效果上下功夫,官方平台内容应以发布毒情危害动态、与网民沟通交流为主,可以通过网络开展恳谈、调查、帮教等工作,以求最大限度发挥平台整体效能。此外,禁毒宣传教育平台还可以考虑做好以下工作:

 

 

 

1.准确把握网络潮流与动态,借力推广。网络打破了空间地域的界限,使人们资讯来源更广泛。但就网络禁毒宣传来看,还存在视野不开阔、应用范围狭窄、宣传方法技巧少等问题。要建设好网络禁毒宣传教育平台,还必须解放思想,更新观念。


对于在网络上开展禁毒宣传,一是要着重把握网络文化的特点与运作模式,抓住涉毒违法犯罪的动态,以网络语言编辑相关内容,尽最大可能吸引受众;二是要找准禁毒知识的切入点,让网民有感触,形成与网民的共鸣;三是加强与网络活跃群体的沟通和联系,借门户网站及资深评论人已有版块,对禁毒宣传内容进行深度地开发应用,广泛地利用资源。


2.提倡原创,塑造话语权威。在网络上众多的禁毒宣传教育内容存在重复、雷同,甚至还有不少内容错误、数据错误的情况,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公众对宣传内容的信任度,也不利于公众学习和了解禁毒知识。


网络禁毒宣传教育首先要规范和统一宣传内容,并且在此基础上进行升华。如对与毒品相关的某些新闻进行评论、分析,或调侃、抨击,或肯定、赞同,基本的判断尺度应一致。比如对于明星吸毒的问题,就不能一边报道明星吸毒,一边发布该明星艰难奋斗史的网文为其开脱。具有内涵和价值的原创内容,比较容易吸引网民关注,也容易树立话语权威。可以通过平台培养一批会说网言网语、善于群众沟通交流的网络意见领袖,把握网络禁毒宣传的主动权。


3.定位于亲民,突出互动。禁毒宣传教育必须让网民有发声的机会,才能吸引更多的网民参与。因为网民不仅是信息接受者,同时也是信息发布者。在今年广西禁毒办开展的“健康生活随手拍”和“禁毒知识刮刮乐”活动中,网友只需晒出健康积极向上的生活随手拍,配上一句禁毒感言;或者正确回答10个与禁毒相关的问题,就有机会获得由广西禁毒委员会办公室送出的“公益奖金话费卡”,每天20名。本来网上就有不少网友喜欢发随手拍,在不怎么增加麻烦的情况下,既可以学习禁毒知识、参加禁毒宣传,还可以得到几十元话费,所以很多网友都积极参加活动。这两个活动十天内就吸引超过385万网民参与。这说明降低群众参与禁毒宣传的成本,提供可交流的信息平台,能激励大多数社会成员参与其中并为毒品预防做贡献,也可以使禁毒宣传取得更好效果。


(二)网络禁毒宣传方案与成本探讨


禁毒宣传教育的成本,往往是各级禁毒部门在开展宣传时不得不考虑的一个问题。


传统的禁毒宣传教育活动,以“6.26”宣传活动为例,一个能够起到一定关注度、并有一定影响力的大型宣传活动,往往需投入资金数百万。这样的规模和花费还无法达到全年不断点的宣传,而且宣传效果的统计和评估也没有办法得出明确的结论。以广西为例,2012年6月自治区举办了一场全区禁毒宣传文艺晚会,舞台、化妆、服装和演员食宿费用就达73.6万,这个花费还未包含各市各自举办晚会所使用经费。2012年12月举办全区统一焚烧毒品暨三年禁毒人民战争成果展活动,共使用经费165万。但就这样的支出,除了到现场参加晚会和展览的人数外,还无法统计有多少群众关注了活动。


在网络开展禁毒宣传教育则能够很好地弥补了上述劣势:


1.网络禁毒宣传教育平台设计和维护成本较低。建设平台可交由专门公司根据需要进行设计,并承担一定时期内对网站的改版,费用可高可低。在网站建设完成后,还可以向专门公司购买服务,以保证网站正常运行维护,并由维护公司与建设公司自行沟通技术方面的问题。网站内容更新和多版块运行维护可采取购买服务方式进行,即使聘用专门维护团队负责更新运维,全年费用也不会超过30万。2014年广西禁毒办组织“微直播•广西禁毒‘好声音’”活动,邀请三家门户网站联合承办,并有多个微博大V参加直播,使用经费也只有29万。而且活动结束后,网站还能根据后台数据提交关注度报告,使禁毒部门能准确掌握宣传效果。这个成本远远比举办一台晚会的成本要低,影响面还更广阔。


2.可以弥补晚会、展览及时性、时效性较差的缺陷。网络平台可以24小时全天候、不分地域宣传展示有关内容,对于各类资讯的传播具有良好的时效性和持续性。


3.可以借助平台和更多群众交流。网络时代,群众不仅仅需要作为受众扮演“听”的角色,还需要有机会“说”,这样才能让他们更多的关注禁毒宣传的内容。传统的宣传活动,宣传人员很少有机会和群众交流,或者让群众有说话的机会,这在很大程度降低了群众的参与热情。然而在网络中,任何主体都可以通过一个平台来获得毒品预防的信息,也可以通过提问、质疑来增进对毒品、对毒情的了解,既有利于传播者及时了解群众需求、改进工作;也有利于激发群众参加禁毒宣传的积极性。


(三)丰富和拓展网络禁毒宣传教育平台功能


1.建立健全专门的网络禁毒发言机制。可以参照公安机关新闻发言人制度,探索和建立网络禁毒发言机制,规范网络禁毒新闻发布和舆论引导的指导原则,以及新闻发布的途径和主要形式、工作流程。要提高网络禁毒新闻发言人能力,确保遇到各类公众关注的问题,甚至是突发事件时“能说”、“会说”。发言人需要能够熟练运用网言网语,说网民听得懂、愿意听的话,以增强宣传效果。


2.精心设计话题,提高禁毒舆情引导能力。组织由基层禁毒工作者、禁毒志愿者组成的通讯员队伍,加强网络舆情引导队伍建设。还要在网站、论坛管理员(版主),以及在网民中具有较强影响力的“言论领袖”中物建禁毒网评员,在有重大宣传任务时,通过他们把官方的态度和声音传播给网民。


3.进一步拓展新闻宣传平台。网络禁毒宣传教育平台搭建并形成规模后,还可以拓展更多的功能及应用空间。如开展志愿者登记申报,形成公益基金会,对吸毒困难家庭、受毒品毒害的少年儿童进行公益救助,搭建公益性义卖救助平台,借助卫生、医疗部门力量对吸毒人员提供在线诊疗,对群众提供咨询等服务等。

>> 返回
在线调查
专家答疑更多
中国禁毒展览馆  626传媒 
国家禁毒示范教育基地 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影视中心
支持单位:强制治疗管理处 北京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 义务法律顾问:北京市华伦律师事务所 刘子华律师
©2014 626tv.com - 京ICP备13033354号-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