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宣传 >> 不一样的禁毒宣传!“大叔”告诉你为什么不能吸毒
不一样的禁毒宣传!“大叔”告诉你为什么不能吸毒
2018/2/10 10:37:43   来源:中国禁毒   

 你印象中的禁毒宣传是怎样的?

 

在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海龙街,有5个禁毒工作者,他们抛弃传统禁毒宣传的题材,以社会热点切入,用网络语言和魔性表情包进行包装,以此扩大禁毒宣传的受众面和趣味性。在外人看来,他们宣传手法有点“不务正业”,但是他们说:“我们是销售,推的是‘无毒的青春’ 。”

 

从2010年开始,海龙街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推进禁毒工作,是广州市最早引入禁毒专业社工的街道,后来被广州市禁毒委评选为八条禁毒示范街之一。在海龙街禁毒办公室,有5名主力成员,树哥(梁忠恕)和肥仔伟(陈晓伟)是禁毒专职人员,而聪少(黄健聪)、肥虾(王穗霞)和花花(苏雪花)是禁毒社工。他们原本来自街道的不同部门,2017年6月,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 禁毒,而聚在一起。

 


 

1

迷惘:“我们究竟在做什么?”

 

禁毒社工团队刚建成一个月,树哥他们就举办了第一场活动——一场禁毒宣传文艺汇演。筹备过程中,整个团队对宣传效果是信心满满的。文艺汇演节目非常丰富,有街坊的舞蹈表演,有学生和群众代表宣读《禁毒倡议书》,还有禁毒知识有奖问答环节。

 

表演过程中,树哥无意中看到观众席上的小学生迷惘的眼神。细问之下才知道,学生们觉得这些活动有点“审美疲劳”,也不知道这些表演与禁毒有什么关联。一场活动下来,花费了数万块,但宣传效果不够理想。

 

“我们就是要给青少年做禁毒宣传,结果他们却什么都看不懂!”树哥说,那一场活动,让整个团队陷入了一个困境,全员都在纠结一个问题———“我们究竟在做什么?我们不能为了搞活动而搞活动啊!”

2

试验:自家的孩子都是“小白鼠”

 

“我们把自己当成 Sales (销售), 客户是青少年,我们推广的是‘无毒的青春’ 。”树哥解释,青少年容易成为毒贩目标,“我们要做的,就是跟毒贩抢‘生意’ ”。但怎样的内容才能吸引青少年的目光?树哥的团队花了三个多月去探索。

 

互联网+时代,禁毒宣传也要与互联网接轨。于是,“海龙禁毒”这一微信公众号也应运而生。公众号最初的几篇推文都是传统的题材,通过一些案例来说明毒品的危害,然而这些推文的阅读量不超过20。

 

既然自己的“客户”是青少年,那么大家就先以自家孩子当“小白鼠”。公众号每一次更新,肥仔伟、花花他们就拿这些推文给自家的孩子看,然而每一次孩子们的回答都是一样的:“很无聊,看都不想看。”而树哥更是拿着手机在街上随机找学生调查,得到的回应也是如此。

 

树哥发现,这些看似正面宣传的推文,实际上是在空洞说教和“恐吓式”宣传,对一般人来说,看到这些禁毒宣传文章,心里就产生抵触,自然不愿意继续读下去。而对戒毒康复人员来说,还可能造成二次伤害。

3

转型:大叔们决定走上“转型之路”

 

与其不温不火,不如来点疯狂的。经过三个月的摸索后,树哥毅然将一条国外宣传禁毒的视频放在公众号上,视频的内容有点“大胆”,但没想到反而激起了不少水花。树哥说:“有人赞很好玩,当然也有人说太过了。”

 

跟之前一样,树哥拿着视频到街上调查,随机给一些13~16岁的孩子看,这一次,孩子们再没有拒绝他,反而向他表示,看了视频后对毒品危害有了更直观的认识。树哥说:“我们一直担心孩子们接受不了,但现在的孩子思想都很成熟,一些我们认为会过火的东西,在他们看来其实很普通。”

 

自此,海龙街这个禁毒团队的宣传走上转型之路,肥虾和花花负责后勤,树哥、肥仔伟和聪少负责宣传。

 

 


你大概不能想象,一篇题为《少女别哭,还有你叔!》的少女鸡汤文是出自三位大叔之手。推文细数了多位去年结婚或脱单的娱乐圈男神,让无数少女“失恋”,因此大叔们为广大“失恋”少女喂鸡汤:“你们可以选择放纵自己去遗忘,但别忘了,还有你叔!叔真的想对你说,千万别碰毒品,那些玩意不但不能为你减轻男神逝去的痛楚,而且还让你错失好多。”

 

有趣的是,树哥40岁,肥仔伟31岁,聪少29岁,三个中青年大叔对写作都并不在行,他们自嘲自己走上“作死”之路“一去不复返”,他们抛弃传统的禁毒题材,所有推文均以社会热点切入,用互联网语言和热门的表情包来包装微信推文,转型之后,阅读量的确比之前翻了几倍。树哥说:“我们用‘抢眼球’的宣传手法,就要打破一般人对禁毒宣传的看法。”

4

抠门:少花钱办大事是“基本原则”

 

派传单是禁毒宣传最普遍的做法。最近,树哥也和队员们一起在地铁站附近派禁毒传单。不过,与其他禁毒传单相比,海龙街这份传单相当“廉价”,没有精美的排版和印刷,纸张的手感也很粗糙,但传单上魔性的表情包却吸引了人们的眼球。

 

传单很快就派完了,派发任务结束后,树哥沿路检查每一个垃圾桶,他惊喜地发现,人们拿了传单并没有随手就扔了,反而很多人在认真看。树哥说:“印刷再精美,也不及内容吸引来得重要,以往我们派传单,派完之后在路上至少能捡回一半,这次居然一张都不用回收。”

 

 


这五个禁毒工作者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特别“抠门”,少花钱办大事是他们的“基本原则”。为了省钱,他们就在纸张上下功夫。聪少说,以前的传单是用铜版纸印制的,每张成本将近1元,然而这次,他们决定自己打印,这样每张的成本就能控制在两毛钱以内。

 

 


海龙街禁毒办定期要进校园宣讲,于是树哥又再发挥“能省则省”的一贯做法。易拉宝海报?没有!宣传横幅?没有!树哥亲自走上讲台,以“栋笃笑”的方式跟孩子宣传禁毒,而且只花了很少的钱,买了一些小礼物给学生作为禁毒知识问答的奖品。

 

没有海报和宣传横幅,其实不仅仅是为了省钱,树哥解释:“我们一直说不要歧视戒毒康复者,但如果我们一直给孩子看这些宣传海报,那实际上是将戒毒者的形象种植在孩子的印象中。”

5

反差:帮教戒毒者义不容辞

 

在宣传手法上,不走寻常路,多少也会被指“不务正业”。但作为禁毒工作者,帮助吸毒者成功脱毒康复回归社会,树哥他们可是义不容辞的。

 

海龙街禁毒办公室在去年6月设立,选址就在街道政务服务中心的二楼。办公室划分成两个区域,与普通办公室无异,一边是办公区,另一边是会客厅,有人来访,工作人员就泡上一壶清茶招待。不同的是,这个办公室的访客中,有不少是戒毒康复人员。

 

“我们要营造一个无歧视的环境。”树哥介绍,当初这个办公室的选址,街道领导还是顶着压力定下来的,一般来说,会找一些比较隐蔽的地方,以免引起群众不安。“但是,将办公室设在偏远地方,这种做法本身就是一种歧视,我们要做的,就让帮教的对象感受到自己跟普通人一样。”

 

近年来,海龙街积极探索社区戒毒(康复)新模式,建立了以街道、派出所、社区居委会、经济联社、学校、禁毒社工、禁毒义工、帮教对象家属等为主要成员等“八位一体”的帮教模式。这种新模式最大的亮点就在于通过社工来关爱和帮扶吸毒人员。照顾他的家人、用情感感化他,当他成功戒毒后,再对他进行再就业帮扶。

>> 返回
在线调查
专家答疑更多
北京矫治戒毒  中国禁毒展览馆  626传媒 
国家禁毒示范教育基地 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影视中心
支持单位:强制治疗管理处 北京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 义务法律顾问:北京市华伦律师事务所 刘子华律师
©2014 626tv.com - 京ICP备13033354号-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