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宣传 >> 他用音乐点亮戒毒者的人生 | 人物
他用音乐点亮戒毒者的人生 | 人物
2019/3/18 15:41:48   来源:文章来源于:音乐周报   

             2003年,张刃第一次走进强制戒毒所,以音乐治疗师的身份与毒品成瘾者同吃同住,用音乐帮助他们戒除毒瘾,点亮心灯。“当时真的很煎熬,但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挺美好的。”从中央音乐学院高材生的虚幻光环中走出来,张刃两只脚真正站在了地上。他体验着成瘾者的喜怒哀乐生死离别,“经历过的苦难只有回头看才能欣赏到它的力量和美。”一份职业情怀让张刃在音乐治疗师的道路上一走就是十几年。

放弃舞台梦想

张刃出生在艺术家庭,父母都在艺术院团工作。儿时父母因为排练无法照顾他的时候,张刃就待在乐池里。从小耳濡目染,加上学习钢琴,让张刃对音乐有着敏锐的感知力。渐渐地,张刃有了一个舞台艺术梦。他放弃了在大学教书的工作,报考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成为96级学生。但学校突然变更专业方向,张刃不得已选择退学,而这时他也无法再回原单位工作了,“我被命运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那种感觉,和死了可能差不多。”他又准备考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音乐剧专业研究生,但阴差阳错仍未能如愿。第二年,张刃报考了中央音乐学院音乐治疗硕士专业,彻底放弃追求舞台艺术的理想。

“记得决定放弃舞台艺术,转而备考音乐治疗专业的那个晚上,天气非常冷,但那晚星光灿烂。”和心爱的舞台艺术彻底说再见,对张刃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这意味着今后要有另外一个张刃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知道,一旦自己做了决定,就意味着颠覆过去的理想、梦想,意味着要选择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人生。”最后他以专业全国第一的成绩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音乐治疗硕士专业,在音乐治疗的专业领域一直走到了今天。

身处“海陆空交汇地带”

音乐治疗是一门实践性极强的应用型交叉学科,涉及音乐艺术、心理学、医学三个领域。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张刃发现音乐治疗专业钻研起来比预想得还要难。虽然在音乐学院学习,却要到医院、戒毒所实习,发表论文也是医学格式,完全看不到艺术的生动。“在医生眼中,我们散发艺术的光芒;在音乐领域,我们有着科研的理性。”张刃感觉自己身处天空、海洋、陆地交汇的地方。

2003年,张刃查阅文献的时候,意外地发现音乐治疗的催眠放松技术,能帮海洛因成瘾者解除严重的睡眠障碍;此外,打击乐的即兴演奏技术,还能提升冰毒成瘾者自身对多巴胺和内啡肽相关情绪体验的自我认知能力,从而达到行为矫正的治疗目标。“我当时特别兴奋,这正是我写毕业论文最好的研究方向。”为了做毕业论文,张刃联系强制戒毒所,以音乐治疗师的身份,利用自己在音乐理疗领域的专业技能,通过歌唱、听音乐、演奏乐器、谱曲以及音乐冥想和心理剧等,为吸毒成瘾者做戒毒心理康复。

预实验数据全部无效

第一次走进强制戒毒所,张刃有点手足无措,进了房间都不知道应该站哪儿。在安定医院等地实习时,他们被要求靠墙站立,不可以背对病人。但在戒毒所,这种行为很难和成瘾者的世界连接。在成瘾者看来,张刃要把他们当成小白鼠做实验,大家都很反感。“我刚去的时候他们把我当内奸,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怪物。”张刃只能把自己交给环境,变成戒毒生活中的一分子,和成瘾者同吃同住,用善良真诚打动他们。

张刃在强制戒毒所忙活了将近半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所有心理干预的预实验数据,竟然都是无效的。这意味着他要延期一年毕业。张刃几乎绝望,计划放弃戒毒领域,另外寻找新的研究方向。“这些被强制戒毒的成瘾者对毒品的心理依赖令我震惊,他们一点儿戒毒动机都没有,我怎么可能用音乐治疗,给根本不想戒毒的人戒毒呢?”但是,张刃忽然意识到,要想让成瘾者戒除毒瘾,必须首先提高他们的戒毒动机。究竟应该如何着手呢?张刃决定继续留下来。

成功帮助成瘾者

在戒毒所,张刃遇到了小雪(化名)。此时的她已经依赖海洛因8年,曾经被强制戒毒11次。为了躲避小雪的毒友,她的家人在3年内搬了16次家,而这次强制戒毒解除以后,小雪竟然打算永远都不再回家了。即使聊到自己12岁的儿子小伟,她依然无所谓,只是不希望儿子知道自己有一个吸毒的母亲。

一个冬日的下午,张刃去小雪家见到小伟,送给他一个红色书包,哄他说,妈妈在国外很忙,没法儿回来看他,并特意用DV拍摄了他的一些镜头。回到戒毒所,张刃在音乐治疗小组里分享了一首名叫《月光》的歌曲:“月光洒在每个人心上/为想家的人,照着亮/离开太久的故乡/和老去的爹娘。”

小伟的镜头在音乐场景中忽然出现,只见他在镜头里说:“妈妈!您知道我不喜欢红色,怎么还买红色的书包给我呀?”“妈妈,我长高了,我的裤腿儿都变短了,连我的鞋子都变小了……妈妈!我想你了!”这一刻,小雪的眼泪奔涌而出。她对孩子的牵挂,对家的期盼,还有对吸毒的悔恨,霎时全被点亮了。小雪从毒瘾中渐渐苏醒,开始了重要的人生转变,她也成为张刃成功救治的第一个成瘾者。她不仅成功戒毒,还和张刃并肩作战,帮助更多成瘾者走出困境。

让不完美帮助不完美

2006年,张刃研究生毕业,却高兴不起来。随着研究的深入,张刃知道了毒品成瘾的行为在国际医学领域被定义为一种反复发作的稽延性脑病,跟人的性格、道德、信仰没有任何关系。这种病的康复过程,不但需要相应的药物治疗,还需要长期的心理行为矫正治疗和社会康复体系。但在我国自愿戒毒领域,理念和技术都还很落后。

“看到那么多成瘾者在走出戒毒所以后又纷纷掉进毒品的黑洞,很痛心。你曾经和他分享音乐、分享阳光,你曾经把他点亮,结果这些鲜活生命再次变成行尸走肉。”张刃开始怀疑自己研究的那些冰冷的数据到底有多大意义。最终,张刃放弃了当时的工作,开始探索更完善的自愿戒毒方法,制作教材和培训资料,发动更多想戒毒又愿意帮助别人戒毒的成瘾者,让不完美的人,来帮助更多不完美的人。

张刃的经历被写入小说《病蚌成珠》和话剧《黑夜及点灯人》。观看《黑夜及点灯人》的第一次联排时,张刃哭了,“虽然这部话剧取材于我十年前做戒毒的那些故事,按理坐在观众席上来看别人演我所经历的那些故事不该有什么情绪触动,但我完全没想到自己会看着台上的‘自己’哭了二十多次。”

情怀比技术更重要

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音乐治疗工作。它要求你既理性又感性,既有研究思维,又有能和别人打交道的感染力。除了音乐能力、完整的知识结构之外,还要有学习能力,不断创新。而比起各种技术能力,职业情怀更重要。

“技术可以不断提升,但是没有情怀不见得能够坚持下来。”张刃在音乐治疗职业生涯中面临着各种挑战。首先不断重复的工作令人倦怠;其次,技术本身的局限性要求治疗师不断学习、突破、再创造;第三就是来自其他职业的诱惑。

初到社会,张刃就像滴到沙漠里的水滴,有着深刻的职业孤独感。他也曾面对诱惑,母婴早教、音乐软件开发等各种爆款项目向他伸出橄榄枝。“有次我的一只脚已经跨了出去,突然心里就空了。我不甘心,我的临床技术本可以帮助更需要的人群,也许可以改变这个人的一生、他的家庭。而不是仅仅像安慰剂似地取悦市场上的某些需求。这不是一般的职业成就感,而是生命的价值感,更不能用金钱衡量。”张刃回来了,他通过专业能力点亮成瘾者的人生,帮助人从扭曲的认知体系里走到正常状态。这个过程是难以想象的琐碎。而琐碎积累起来后,青蛙会变成王子,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突然有一天在治疗室里,他们发生了蜕变飞走了,说着:“感谢你,再见。”“我爱你,希望永远不要见到你。”……听到这些,张刃心里的感觉很微妙。

2015年,张刃总结音乐治疗实践经验撰写的《音乐治疗》一书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至今已再版4次。该书按照“聆听技术”“歌曲技术”“器乐即兴演奏技术”“音乐形意律动技术”“音乐心理剧技术”五大技术板块分类,在完整介绍音乐治疗学术体系的基础上,更侧重介绍各种音乐治疗临床技术操作的实施细节。“张刃以扎实的理论功底和精湛的、富有创造性的音乐治疗实践,及对来访者的真诚和无私享誉音乐治疗界。这本《音乐治疗》是他多年学术积累和临床实践磨砺而成的成果,体现了中国新世纪音乐治疗的发展水平。”中国音乐学院音乐治疗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鸿懿评价。目前,张刃就职于北京市社会心理服务促进中心,他希望整合更多资源,筹建更大平台,使用更多手段,带领更多人提高社会心理服务水平,促进整个社会的和谐与心理健康。

文章来源于:音乐周报

>> 返回
在线调查
专家答疑更多
北京矫治戒毒  中国禁毒展览馆  626传媒 
国家禁毒示范教育基地 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影视中心
支持单位:强制治疗管理处 北京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 义务法律顾问:北京市华伦律师事务所 刘子华律师
©2014 626tv.com - 京ICP备13033354号-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