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答疑 >> 毒品成瘾渴求干预过程中的wanting与liking现象
毒品成瘾渴求干预过程中的wanting与liking现象
2018/2/27 10:27:10   来源:洞透心理   

 戒毒工作中,我们发现有相当比例的戒毒人员深深地知道毒品带给自己的危害,但是还是“义无反顾”地反复去使用毒品还有一定比例的戒毒人员在戒毒期间对毒品深恶痛绝,也表示了决绝的戒毒决心,但是一旦回到之前吸毒的环境中,很快重新走上复吸的道路。戒毒人员的复吸行为已成为困扰戒毒工作者的重要问题,防复吸是戒毒矫治工作的核心,而对毒品的渴求状态在复吸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是导致戒毒人员戒断后复吸的首要因素

 

毒品成瘾渴求状态有两个核心成分:wanting(要)和liking(喜好)。成瘾渴求的wanting常被理解为对毒品刺激的趋近、获取与使用的动机倾向(N Koranyi et al.,2017),它又分为内隐与外显两个部分,内隐部分以诱因凸显和经典条件反射理论为基础,是在不需要意识参与下的毒品寻求动机激发反应;外显部分又被称为“认知期待”,是对既定目标(毒品)主观的期待和被吸引(E Poolet al.,2016)。成瘾渴求的liking是对毒品正性的反应性,它既可能是诸如愉悦等正性的情绪体验,也可能是意识下的对毒品刺激的正性反应(偏好、喜好)(Berridge & Kringelbach, 2008)。Nicolas Koranyi等人(2017)采用实验的方式,区分确认wanting和liking是两个独立的心理结构。

 

Wanting和liking呈自动化反应模式。诱因凸显理论认为长期使用药物会使神经系统发生改变,主要表现为脑对药物及其相关线索更加敏感,神经系统的敏化会导致药物使用动机的敏化,从而极易诱发觅药行为的发生。该理论还认为无论是wanting还是liking,它们都可摆脱意识的参与,更多是一种自动化的反应Berridge & Kringelbach, 2008),但是两者的反应有不同的模式和脑区活动性。

 

Wanting与liking有不同的神经机制。wanting是中脑-边缘多巴胺系统活动的结果,涉及到中脑、伏隔核、纹状体的部分脑区、杏仁核和前额叶皮层,起作用的神经递质主要是多巴胺(Berridge and Robinson, 2003; Berridge, 2009)。liking的发生,涉及的脑区相对比较狭窄,主要是伏隔核和腹侧苍白球的部分区域(大脑对毒品等成瘾物质发生正性反应的区域)。从两者涉及的脑区来看,主要集中在皮层下相对比较原始的脑区,当外部存在毒品刺激及相关线索时这些脑区的活动性大多是自动激活的,不需要皮层等高级认知加工脑区的参与,所以wanting与liking的评估和干预要着重于在意识下层面开展。

 

内隐测试技术对wanting与liking开展评估有独特的作用。早期对wanting与liking的评估大多采用主观报告的形式,但由于受社会掩饰性的影响,主观报告的形式并不能很好地检测到个体wanting与liking的真实水平。内隐测试技术通过测量概念与概念之间的自动化联系程度,能更精准的检测到个体的下意识反应性,受社会掩饰性影响较小(Greenwald et al., 1998;De Houwer et al. 2009);此外,内隐测试技术具有容易操作、指标敏感、记录精确、隐藏测试目的、不需要过多意识参与、预测效度好等优势(H Tibboel et al.,2015),在实际应用中发挥了较好的作用。由于wanting与liking具有内隐性,所以国外多项研究采用内隐wanting测试与内隐liking测试工具,对渴求与成瘾物质使用倾向性进行了预测,发现内隐wanting相对内隐liking具有更好的预测效度NKoranyi et al.,2017;E Pool et al.,2016;H Tibboel et al.,2015)。

 

正念防复吸训练+神经调控技术对wanting与liking的综合干预。正是由于wanting与liking具有自动化的反应性,而正念防复吸训练可激活背外侧前额叶、前扣带回等和注意、情绪监控调节相关的脑区,这对于复吸的诱因和反应能够更好的察觉,避免了以往的习惯化、自动化过程(Branslin,2002)。越来越多的临床证据表明正念训练在物质成瘾方面起到了很好的治疗效果Bowen S, Witkiewitz K, ClifasefiSeema L, et al15, 2014; Brewer JA, Mallik S, Babuscio TA, et al16., 2011)。比如,Zgierska及其同事 (2009) 审查了四项独立试验,对这种方法有效性进行评估。练习者均报告渴求降低及对药物使用线索反应性降低(Bowen S, Chawla N, Collins SE, et al17., 2009; Brewer JA, Sinha R, Chen JA, et al18., 2009; Zgierska A, Rabago D, Chawla N , et al19., 2009)。

 

神经调控技术,比如,深度脑刺激(DBS)技术可对wanting与liking的进行直接物理刺激干预。wanting与liking激活的脑区主要是像伏隔核、杏仁核等深层核团,所以借助深度脑刺激技术可以直接作用到这些深层核团,比如,采用高频电刺激抑制受刺激核团的活动性(Filali M et al.,2004;Meissner W et al.,2005),从而降低wanting与liking的激发,从而达到降低渴求的目的。

 

正是由于wanting与liking的共同作用,戒毒人员的渴求状态才会有如此强烈的表现。在渴求状态的驱使下,戒毒人员才会明知毒品危害的情况下还会“义无反顾”的去使用毒品,在“决绝”的决心中仍然存在较高的复吸风险。未来的戒治临床实践中,可在开展8周的正念防复吸训练中,同时进行神经调控技术的干预,从而在皮层和皮层下两个层面同时对wanting与liking进行干预,可能会对毒品渴求的降低有更好的效果。

 

>> 返回
在线调查
专家答疑更多
北京矫治戒毒  中国禁毒展览馆  626传媒 
国家禁毒示范教育基地 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影视中心
支持单位:强制治疗管理处 北京市禁毒委员会办公室 | 义务法律顾问:北京市华伦律师事务所 刘子华律师
©2014 626tv.com - 京ICP备13033354号-2
分享: